恭王府全面开放10年:启功“珍藏”揭开面纱

2018-01-01

中国网1月1日讯 今天起,文化部恭王府博物馆推出“启功旧藏影本题跋暨碑帖展”,这是纪念恭王府全面开放十周年系列活动的首展。此次展出的是启功先生收藏的碑帖拓片及批注题跋。拓片碑帖几乎涵盖了整部中国书法史,而启功先生对这些法书法帖的考据、考证和启功先生自己研究的心得、感悟,往往又用题跋或旧体诗的形式表达出来,这些大师亲笔的本身又具有极高的书法艺术价值,是启功先生留给我们的珍贵文化遗产,值得我们认真地研读和领悟。

恭王府全面开放10年:启功“珍藏”揭开面纱

业内人士表示,此次展览都是启功先生收藏的碑帖,数量多,成系列,是研究中国古代书法史的绝佳范列,参观这个展览,对普通书法爱好者和书法专业人士来讲,都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。

恭王府全面开放10年:启功“珍藏”揭开面纱

启功先生在《溥心畬先生南渡前的艺术生涯》一文第二部分“我受教于心畬先生的缘起”中记述:在自己二十岁左右时“常到萃锦园中,登寒玉堂,专诚向溥心畬先生请教。”萃锦园即恭王府府邸花园,花园北山后的蝠厅正堂就是当时恭王府的主人溥心畬的画室。溥心畬是恭亲王奕訢的孙子、小恭王溥伟的弟弟,是和张大千齐名的书画家,时称“南张北溥”。启功先生是和亲王弘昼的后代,与溥心畬同为清朝皇族宗室后裔。启功先生年轻时拜溥心畬先生为师,经常来恭王府向溥心畬先生学习书画。民国时期,以清宗室子弟为主,成立了一个“松风画会”,大家主要是以书画相切磋,兼具怡情消闲。松风画会的成员一般都有个"松"字号,如溥雪斋号松雪、溥毅斋号松邻、关稚云号松房、溥心畲号松巢、惠孝同号松溪、溥佺号松窗、溥佐号松堪、启功先生也是“松风画会”的成员,号松壑。关于启功先生向溥心畬先生学画之事,他有这样的记述:“我向先生问书画方法和道理,先生总是指导怎样作诗,常常说画不用多学,诗作好了,画自然会好。我曾产生过罪过的想法,以为先生作画每每拿笔那么一涂,并没讲求过什么皴、什么点。教我作好诗,可能是一种搪塞手段。后来我那位学画的启蒙老师贾羲民先生也这样教导我,他们两位并没有商量过啊,这才扭转了我对心畬先生教导的误解。到今天六十年来,又重拾画笔画些小景,不知怎么回事,画完了,诗也有了。还常蒙观者谬奖,说我那些小诗比画好些,使我自忏当年对先生教导的半信半疑。”(《溥心畬先生南渡前的艺术生涯》)可以说溥心畬先生是启功先生学习书画的引路人,启功先生一生情系书画与恭王府有着很深的渊源。

2018年是恭王府全面开放十周年,“启功旧藏影本题跋暨碑帖展”开年即在恭王府展出,是恭王府的一大盛事,也表达恭王府对启功先生的深切怀念。



新闻背景:序

启功先生是一代国学大师,于书法、绘事、诗词、史学、鉴定、宗教研究等诸多领域,皆取得了突出成就,更有超越前人之见解。

先生收存金石碑帖,其目的在于为己学书之需,而非收藏增值。研究之时注重传拓精良,纸墨调和,细研刻刃,推寻笔迹,得古人笔法三昧,且鉴别尤甚,不因一笔之多寡,定年代之早迟。启功先生认为将收藏之碑帖“夸耀于藏家之间,无异于恺崇之斗”,为其所不取者。启功先生还注重新出碑刻,他认为字画锋棱俱在,又未经传拓,最易辨别刀笔关系,助己书艺所成。从此次所展出碑帖题跋之中所析出的文学、史学观点,窥斑知豹,也可见其学养之深。先生常借其所藏众多法书影本,述胸中己见,即便只题识一二,吉光片羽,读者细品,深思邃言,当有所得。

启功先生与恭王府渊源颇深,年轻之时“常到萃锦园中,登寒玉堂,专诚向溥心畬先生请教”。萃锦园即恭王府府邸花园,花园北山后的蝠厅正堂就是当时恭王府的主人溥心畬的画室。溥心畬是恭亲王奕訢的次孙,当时名贯南北的画坛巨擘;启功先生是和亲王弘昼的后裔,与溥心畬同为清朝皇族宗室。溥心畬先生对年少启功的才学甚为欣赏,颇多指教与奖掖,启功先生在松风画会与海棠雅集等处也与之诗词应和,同道相知,情深谊切,后曾多有著文回忆纪念。

2018年,恭王府全面开放十周年之际,恭王府将启功先生收藏之精品在嘉乐堂与乐道堂两个院落集中展出,是首次全面的展示他在金石碑帖领域研究之成就,也是再续师生之情谊,并以文会友,让我们共同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之复兴而努力。

文化部恭王府博物馆馆长 孙旭光

二〇一八年元月一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