启功先生:仰之弥高钻之弥坚

2018-11-27


启功先生:仰之弥高钻之弥坚

侯呈志

    自从在初中历史课本上看到一副启功先生书写毛主席的《水调歌头·重上井冈山》的书法后,就一发不可收拾,在课堂上一笔一划地用钢笔临写,被其精妙的结构、挺拔的笔画所吸引,从此与先生结缘。

    高一时又在书店买到一本赵朴初先生题写书名的《启功书法精品集》,瞬间大脑有一种被雷击一样的感觉,平生第一次见到如此清秀脱俗、具有摄受力的书法,在书店就把整本字帖翻看了一遍,沉浸其中不能自拔。至今17年的时间遍购先生的所有字帖,工作后纠结再三还是用工资买了一套《启功全集》,大饱眼福,废寝忘食,如获至宝,被先生的绝美书法和渊博的学识所折服。

mp16410176_1432622352808_6.jpeg

    十余年来,我反复其间,流连忘返。但是,先生的书法易得其形,难得其神。往往练习一段时间后有个大概的形状,随后就会遇到瓶颈,无法突破,失之柔弱飘忽,苦苦找不到出路。突然有一天想到:先生的书法是如何练成的?于是决定重走先生的学书之路,踏实临帖,《智永真草千字文》、《玄秘塔》、《胆巴碑》等名帖进行临写,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再回来临写先生的字,突然发现无形中进步不少,心中窃喜。于是日日临池不辍,乐在其中。

    先生书法蕴含的独特魅力不仅仅是在书法技艺方面折服了大家,更是在其人为人处事、学识涵养方面摄服了大家。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。因此学者如归,四方风靡。不管是繁华都邑还是寻常巷陌,随处可见先生的书法牌匾,让人赏心悦目,心摹手追,不忍离去。其充足的养分,令后学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

    跟先生学习不仅仅是书法方面长进不少,而且还学到了大量的历史知识和文字学知识,以及学习写诗的常识和技巧。先生学富五车,通过对古典诗歌、骈文乃至古文中的一些“声律”现象的研究,提出了关于诗歌格律的“竹竿理论”这也解决了我多年来对平仄困扰的问题。先生以平实的语言将广博的知识娓娓道来,没有任何的故作高深,故作神秘,读到会心处,往往有一种醍醐灌顶的美妙感觉。

t0192efaee9b1f3956b.jpg

    先生的成就如日月之光,但是依旧伴随着一些不和谐的声音,对先生书法的肆意批判,吹毛求疵。甚至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学习今人的书法,容易走到死路。诚然,古帖确实是大浪淘沙留下来的精品,但是也不能一棍子把今人的好书法全部打死。对此,我想到了杜甫的一句诗: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。”攻击再多,于先生而言不损丝毫。先生也写有一副书法作品:“能将忙事成闲事,不薄今人爱古人。”这应该是对贵古贱今、好高骛远的习气的最好的解释。

    末学多年来一直在向启功先生学习,虽不敢妄称是先生的私淑弟子,但是先生毕将是我以后书法道路上和做人做事上的一个标杆。

    对先生的崇敬之情,用再多的语言来形容都显得单薄,只有在心里慢慢感受领纳效仿,踏踏实实向先生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