启功——我们能做的不只是高山仰止

2018-11-16


启功——我们能做的不只是高山仰止

李舜

    说起题目——《启功——我们能做的不只是高山仰止》,是笔者在北京大学教授辛德勇先生的微博中看到了关于“欧阳修”之“修”字三撇与月两种写法的讨论。原博大意摘述如下:中华书局出版的《欧阳修全集》内外皆用“修”,而启功先生的封面题签则用了“脩”。辛德勇先生说,作为大清王朝的龙子龙孙,启功先生只是按照自己所学正确写出古人的名字。他与陈寅恪这样的前清达官贵人的后裔有许多相通。陈寅恪先生面前没有什么能看得下眼,而启功先生则看什么事都是那么回事,何必当真——同样混沌得不值一顾。

20090816124347-1928538218.jpg

    正如同老人给自己撰的墓志铭一般,“中学生,副教授。博不精,专不透。名虽扬,实不够。高不成,低不就。瘫趋左,派曾右。面微圆,皮欠厚。妻已亡,并无后。丧犹新,病照旧。六十六,非不寿。八宝山,渐相凑。计平生,谥曰陋。身与名,一齐臭。”细品之下会发现这并不是自嘲,而是一种特殊的经历和体验下的升华,读来令人有东坡味道,也可谓是:“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”

    启功先生之所以像个老顽童,正是他这种淡然中的坚持使然。这也和启功先生书屋“坚净居”的信条相契合。细说来,一方面他不会背离自己所学的传统和道德,另一方面也不会和世俗的错讹锱铢必较。2016年上映的电影《启功》,就多个角度刻画了启功先生的方方面面。例如面对满大街的启功书法,元白老人并不不打假,为他人留口饭碗;面对曾经打击过自己的红卫兵学生,从来不记仇,却给予了悉心的指导和关怀……这部传记电影非常严谨,就笔者涉猎到的关于启功先生的书籍和往事来看,多个环节都还原了史实。而且在陈垣、傅心畲、贾羲民等众多前辈形象中并没有使启功本身有所褪色,而是把他得师道的悟性、感恩等一一刻画了出来,不仅没有喧宾夺主,更加强了对人物品格的渲染和深化。不论作为学生还是师长,启功先生始终秉持自己的原则,以父事长辈,以子事后学。崇高和完美的人格在这位世纪老人的身上散发出了温馨的光芒。

1120175461_m3aWi5.jpg

    其实,启功先生代表的精神或文化不仅是当下的中国教师行业所缺乏的,亦是大众所亟待提升的。所谓“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”亦不啻为学坛之法则,更当由人人来实践,由社会来监督,由历史来正名。

笔者之所以说启功先生对于我们的借鉴不止是高山仰止,是因为启功先生的形象亲和、平凡,深入生活和人心。我们也许做不到陈寅恪那样无视政治、做不到梁启超那样誓死变革,但我们可以在坚持自我的世界里保持一份珍贵的淡然,因为启功先生离我们并不遥远,他的为人处世之道看起来更加智慧和逍遥,更加能够为我辈所习得。

    启功之道,在坚与净。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力犹能至,心向往之。

谨以此文追慕启功先生

后辈 敬怀